生病

这篇日志可能有点晚,近期有太多事情需要处理,所以到现在才补上,后续还有几篇日志补上!
7月17日
宝贝有点咳嗽,宝宝爸爸因为工作有点忙,只好让宝贝妈妈和奶奶带去看了,于是便去了较近的康华医院。诊断结果是轻微咳嗽,无大碍,吃点药就没事了。
7月18日
宝贝吃了药后未见好转,反而加重,再次去医院,医生说要打针,打完回家观察。
7月19日
病情仍未好转,反而有加重迹象。于是宝贝爸爸和妈妈一起送宝贝到医院,最后医生说是肺炎。需要住院,但是没床位,说先打针,完了回家仔细观察。有事再来。
7月20日
病情仍未好转,于是宝贝爸爸和妈妈决定带宝贝到他的出生医院妇幼保健医院去检查,最后的诊断结果依然是肺炎。需要住院,去到住院部医生只瞄了一眼未加任何检查直接就说:来的太晚,非常严重,需要进重症观察室,因为爱子心切,不得不同意。重症观察室前几天是一天两三千块的费用,本以为这么高的费用宝贝一定可以得到护士很好的照顾,但后来从别人(不是医生)口中获得的消息并非如此,每天按时让医院的阿姨给观察室中的宝宝喂奶,其它时间不管你怎样哭都没人管的。这也是为啥在两次探视时间时都从视频上看到宝贝在里面哭,除了第一次有个护士在镜中出现了一下外,无其它任何照顾。
7月22日
宝贝入重症观察室后第一次探视时间,当然也只能从视频上看了,宝贝廋了很多,看时还一直在哭,许久时间才有个护士过来拍了拍他,一会儿又走开了。
7月25日
第二次探视时间,同样看到的是宝贝哭,但这次一直没看到有护士过去,宝贝妈妈和奶奶当时都哭了。向医生了解病情时说有好转,但还大概需要住三四天,于是宝贝妈妈问可不可以转到外面去,医生说现在外面没有床位,如果要转要明天过来,并且说小孩现在情况不是很好,如转到外面的话出了啥问题他们不负责,并让我们到时在一些文件上签名后就可以转出去了。
7月26日
宝贝爸爸妈妈一早就来到医院,因为担心太晚又没床位。在经过签文件等一系列程序后终于把宝贝接出来了,为了好好的照顾它,帮他申请了一个单人的病房,抱着宝贝的一瞬间真有种想哭的感觉,因为本来比较活泼可爱的宝贝出来时目光都是呆呆的,不管如何逗他都不再笑,抱了一个下午宝贝才慢慢和爸爸妈妈熟悉起来并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7月27日~7月28日
这几天宝贝爸爸和妈妈日夜陪着宝贝,宝贝心情也很好,当然打针时和吸痰时会哭一下。
7月29日
宝贝都不怎么咳嗽了,于是便问医生什么时候出院,医生说先安排一下。
7月30日
早上医生终于说可以出院了,于是收拾东西坐车回到家已是中午了。 说实在的,自Lvtu懂事以来,还没怎么在医院住过院,这次陪宝贝算是体验了一回住在医院的那种痛苦和无奈,住进去基本只要挨宰的份,因为中途宝贝妈妈和她的一个好朋友打过电话了解一下病情(她小孩之前已得过肺炎),无意中知道一些潜规则,当初她小孩得肺炎在小榄人民医院住了十多天不见好转,于是她们转回了老家,同样住了半个月小孩才好,出院时遇到她的一个同学,她同学在医院上班,她同学说你怎么不早说呀,早点小孩就不要受这么多罪啦,现在医院因为社保不能开贵的药就实行“拖”字诀,小病拖成大病,让你住院。而且刚出生的小孩大部分都是没有买保险的。 住院时从一个医院打杂阿姨那里了解的,住在重症观察室的宝宝护士除了打针外,喂奶粉洗澡基本是不管的,都让打杂阿姨弄,所以宝贝一天基本都是躺在床上的。 宝宝的身体健康了,也不想说什么了,只是一直有个问题在脑海中:天天在喊医改,除了医疗制度方面,是否该把医生的医德也纳入进来。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